群居的个体始终孤独却不寂寞

        人毕竟是群居物种,一个人是怎么样都活不长的。

        周五发生了非常糟糕的事情,给我的影响到现在还有很多的残留。怎么说呢,不光是心理上的影响,连带着还有很大的生理反应。

        我很愁,很苦恼,很头疼。我努力把周末的生活安排地非常严密,试图用忙碌榨干我的精力,使我不去想那件事,结果到头来反而更严重——一旦停歇下来它给我带来的痛苦就变本加厉,从麻烦变成了折磨。

        有过这样的体会吗,逃避着什么但终究会有被找到的时候,就像是雪球越滚越大最终会吞没一切一样,拖得时间越长结果越令人痛苦。

        不过还好,我不是个死鸭子嘴硬的人,我最大的优点就是顶不住就搬救兵。其实当天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我就打电话了。

         我朋友很少,但我的朋友都还挺靠得住的,至少在心里方面都能给我支持。

         星期五当天事情发生之后,我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了友人A,她远在外地,我觉得是最靠谱也是最合适知道这件事的人,毕竟这件事关乎个人隐私,我周围的人很容易会想多然后给我带来不好的情况。结果,这家伙关机了。然后我打给了友人Q,这家伙也关机了。当时我特别无助。我是个非常不成熟的人,一点点计划外的事情都能让我慌了神。结果偏偏在这种时候,满通讯录都没有能给我帮助的人。

        不过那之后我也渐渐冷静下来了,我没坐车,一直在走路,走了将近四十分钟回到家。虽然平复了心情但是一想起刚才的事情还是会心烦意乱。就在这时候,Q打电话过来了。

        我那时候在扫地,因为我安静下来就会想起之前的事,必须找点事做。

        我一把扔了扫帚接了电话,开口第一句就是:我闯祸了。

        Q先是愣了下,然后慢慢地说,别急,你跟我说说,我听着呢。

        我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样抓着手机靠着门框蹲下去,语无伦次地跟她讲,其中还夹带着我各种糟糕的口头语和不文明词汇,而她只是默默听着,不时对我的叙述做一些补充和提问。

        她给我分析,说你现在就是要选择怎么样或者是怎么样,所以你的决定就是这样,但是你又觉得怎样怎样……总之就是理清了我下面的方向,简直机智。

        最后她说,你首先要冷静,既然你已经有了选择,就不要再顾虑想那么多,最重要是放宽心看开点,之后再去做你计划好的。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日,军师给了计划,然后说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你,做不到是你的事儿,放轻松,you can do it!

         之后的两天我都在排解心理压力,拼命给自己找事做,但是到睡觉前,起床后,甚至梦里都会想到这件事,也是自己把自己逼得太紧,本来不是那么催命的事情我自己却诚惶诚恐的,之后……就吐了。

        想想看也是战不动了,星期天,就是今天下午,又打了个电话给Q。这货依旧提不出什么有实用性的帮助,没办法,她跑去call友人A去了,这家伙直接打给A妈,然后balabala一圈之后,A打给了我。

        A是行动派,找到我直接说,你把另一个当事人(就是让我很头疼的这件事的“主谋”这样的存在)的QQ或者电话给我,我来讲。

        我当时就给跪了,我说哥啊我知道你头发比我长,做事也比我爷们儿,但是这件事不能这么干啊。

        她说没事儿,怕什么,你不就是没办法撕破脸么,我帮你撕不就行了。

        ……我想我大概是有了臭皮匠和张翼德的刘备,最后还是败给了自己的优柔寡断。

       后来我没有办法,向老爹求助,想想看这件事儿要是原原本本告诉他他老人家还不分分钟打断我的腿,于是我尽可能委婉地把事情本质告诉了他,删掉了其中需要隐瞒的部分。

       爹不愧是爹,非常成熟可靠,他说你自己在这胡思乱想是不行的,话还是要挑明了说,能成就成,不成也罢,至少吃一堑长一智,知道以后遇到这种事儿该怎么办,遇到这种人要怎么处。

        我想有道理,然后跟Q和A都说,明天我去试试,不行就不行,最后还是要看开,人总是要活的,不能这个坎过不去就趴那儿了。

        A说行你去吧,这两天我QQ一直开着,要是不行你直接把那个人QQ发给我,什么都不用说我就知道了。

        Q说这就对了,有什么好怕的我们在这儿呢,勇敢的少年啊去创造奇迹吧。

        至于爹,我们的相处一向是简单明了的斯巴达风格,一切尽在不言中。

        于是各位,明天阿闲我就要去直面惨淡的人生和淋漓的鲜血了。自己的责任还是要自己担,自己的路还是要自己走啊。

        想知道后续的筒子们等等看说不定我还会接着更——等等这篇博文的性质已经变成厕所读物了吗。总之就是这样,哎呀这不是什么论文作文的就不要在意中心主题的问题啦。

        那么最后,文艺来一发。现在走还来得及。

        我是一个没什么朋友的乐天派,梦想是成为沉寂在深海的大海怪。

        我喜欢孤独,享受寂寞带来的酸楚。

        孤独是本性,因为是个体。

        而寂寞,不会长期存在。

        我想,未来我也会这样生活。

        群居的人孤独而不寂寞,正如那些重要的人永远不朽。

        给未来的我,也给现在的你。

        希望总有人能让你在痛苦时也能露出微笑。

【2015.3.29-白闲】

发表于2015-03-29.1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