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骚而已

我很担忧,

我不知道,

我很害怕,

我不敢说。


有女人在尖叫,

有野狗在狂吠。

微波炉在低语,

热水壶在喷气。


救我,救我,

我濒临崩溃。


可我依然存在,

带着令人作呕的笑容,

喝着加了六块方糖的咖啡。


发表于2015-04-24.1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