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当提供一份厕所读物,望有所收获

        四月份的事儿,所谓四月是你的谎言啊。

        尽量客观地叙述一下。

——

        不自恋地说,一姑娘喜欢我。

        其实我们是同学好基友那样的。但是,啊,那天我有点玩过火了,其实就是做了有点那个意向的举动……嗯其实挺过分的?好吧我的错。

        从那以后她就开始莫名其妙的,至少我无法理解。她在空间里拐弯抹角,呃,明着暗着地埋怨我不理她了,还跟别人说自己喜欢的人辜负自己,酱酱酿酿的。那别人听的云里雾里我当然知道她在说什么(由于我的疑心病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她故意说给别人让我听到的)。

        毕竟多年情谊,而且她是个女的,我当然不好直接摊牌,说什么放弃吧没有任何意义之类的。于是我就在企鹅上敲她,委婉地告诉她希望她忘记那时候的事情,大家就把这件事放下吧,以前怎么样还怎么样,然后也不要把我往那方面想什么的。其实那天的事发生之后我们就说好当它没发生过,这也是她答应了的。然后今天她告诉我,我想多了,她早就不在意那事了,空间里也不是写给我的。

        反正我不相信。

        但我也没办法,再说下去怕被说自作多情,自恋什么的,然后就作罢了。

        之后就没再找过她,她也和其他人玩起来了,关系渐渐就冷下来了。

        然后成功抱住了学霸的大腿,成为学渣中的战斗机成功打入敌人内部,不,获得了和学霸们厮混的资格。

        但我那时候其实是苦恼的,我之前也写过关于这件事的博文(自恋一下,想看的各位可以在我这个账号里找,现在我也解决了这事就当故事讲了)。这事儿从四月份拖到六月份,前段时间刚解决,能在中考前解决就算是这个结果也是好事吧。

        那接着说。

        那时候我以为这就是结局了,曾经的朋友如今行如陌路,我和她都选择了一条中二的路。

        但是不,万万没想到,一个月后故事如同换了编剧一样,这鬼扯艹蛋的情感生活剧又特么开第二季了。

        某天下午放学,我前同桌,现在和她是同桌,在我背上书包要走的时候来找到我。

        那时候她已经走了,班里也没什么人了,但同桌还是拉我到一边角落里,我就预感不是什么好事儿,多半还关于她。

        同桌妹子看着我一脸严肃:虽然我不知道你和(那姑娘的名字)之间到底怎么了,但是我觉得,你们之间有什么过节都不至于这样。

        我一头雾水。

        同桌:你看到她的手了吗?下午她在那划胳膊呢,一道一道的,还哭了。

        我突然想起来,下午课间她走到我前座男生面前,问看到没有。我没抬头,心里说我没看到。谁知道这家伙居然自残。

        同桌看我表情知道我大概想到了什么,接着说:要我说吧,你去跟她道个歉,和好就没事了,不能让她伤害自己啊。前段时间她还讲为什么你不理她了,因为这个还哭了呢。

         知道吗当时我的内心何止是崩溃的。

         我不多说了,别回头都觉得我太过分推卸责任脑子有病怎样的,设身处地感受一下。实在不行觉得真的全是我的错(我承认我有责任有错),那往下看,难道不想知道结局吗?

        我明白同桌是好意,毕竟她不知道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这并不能改变我的心情。于是我炸了,我是真的知道了什么叫做气极反笑,当时真的是浑身发抖。我心机深重地想:好,你的目的终于达到了,不明真相的人们终于要开始谴责我了。

        可第二天还是一切如常,我当她不存在。她把袖子捋起来,毫不掩饰自己的伤口,大声跟别人聊天,都跟我没关系,我不理你。这是我想了一晚上得出的最好做法,一是我比较懒,宫斗宅斗也没看过,老实人不会玩心机,而且死累死累的,第二是我觉得还是要以不变应万变,无形装b最致命不是?我自巍然不动,你自个儿玩去吧。

        之后不到一周,她坐不住了。那天课前她敲我桌子,把我喊出去谈。

        如果前面的故事觉得莫名其妙什么的,那下面我们的谈话应该可以帮助理解和还原双方视角。别管这段我讲的什么了往下看吧。

        第一次谈话,我们全程就谈到了一点有用的,就一点。

        她问我:你到底打算怎么样?

        我:不是都讲好的吗,当没发生过,该怎么样还怎么样。

        她:那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我:我在等你。以前下课都是我去找你,你很少主动找我,感觉这次不大合适了……我以为你心里还是过不去,不想见我。

        她:因为我去找你的时候你好像都不高兴,这次我就等你……我以为你不想见我了。

        然后之后她就开始表明如何如何理解我,如何如何为我着想。我还是带了点以前相处的感觉,说话都比较轻松。两个人扯扯扯,到头来完全都是在说我以为你怎样怎样,我这么想是因为什么什么。现在想想我认为这些话的意思就是你不理解我,我有苦衷,你不体谅我。

        二十多分钟的人生就被我自己放屁扯淡给弄没了。

        我特怕麻烦,特讨厌,特烦。基本上如果遇到纠纷,意见不同时,就三句话,真的就一来一回,行就行,不行就散伙。

        结果这不仅是个必须解决的麻烦,还是个要和女人谈的麻烦,这谈话就必定冗长还各种弯弯道道。别说我性别歧视,我是很有绅士风度的,从来是lady first,善待女性就是善待妈知道吗。

        于是没个所以然,谈完还是该冷淡冷淡该无视无视。

        之后的两次也是,没有任何意义,说的什么我都忘了,反正我就记着没解决,谈到最后连本来的目的都没了——现在想想,本来想解决的事情是什么呢?

         解决方法不是早都提出了吗?那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呢?

         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也不想想了。

         总之这件事老拖着不解决,我就烦了,越来越烦,疑心病发作想她说不定就是借谈话增加和我接触的机会呢,本来觉得还有挽回余地的瞬间就觉得不能处了。但我又舍不得同学情谊,而且万一她哭呢?我对眼泪最没有办法了,况且她还有几分姿色。我记得以前我们班一loli妹子哭,我给她擦眼泪的时候下意识就说,你哭得我心都要碎了。总之我也不想让她伤心,我自己也舍不得。

         最后一次谈话前一天,我打电话给我基友,这妹子跟我从小玩到大,那时候快中考了么在家闭关发霉呢。我也知道,所以也是真的已经心力交瘁了才会去找她求助。

        基友说,既然你都搞成这样子了,这肯定是处不了了,况且再跟她处也没多大意义,干脆点掰了吧。

        我当场就跪了,姐,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就算是我太帅惹的祸你也不能对人家这么绝情啊,还有你这这一股婆婆的口气是怎样啊。

        总之基友给我提供的选择就是,一,跟她继续耗下去,她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一半儿,能跟你继续接触,久而久之我就妥协了呢不是。二,说清楚,划清界限,绝交。三,她不是喜欢你么,跟她在一起。

        来,感受一下,这气势这手段这心思——简直就是妈。论善待女性的重要性。

        基友挂了电话。我犹犹豫豫,最终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事已至此不说也知道会怎么样。

        最后的谈话整整花了一节课时间,爸爸学生生涯首次旷课就旷了学的最烂的英语,我……唉。

        前面我一直在听她说,这段时间她怎样怎样,她父母看到她的状态怎样怎样——哦对我们开始谈话之前一段时间她还剪头发了,剪了个跟我一样的爷们儿头。提到这个她先是问我好不好看,我说还可以,然后她开始说周围人看到她都认不出来了,balabala的。

        这tm不就是在闲聊么。我不想听了,直接说,我想了很久,最后还是觉得,绝交吧。

        她停了话,说,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

        因为我烦你了,我觉得你[哔——][叭——][嘀——](请自行领会)——这样的话我当然说不出口,就算现在我都不会写出来,因为心里根本用不了也不想用确切的词。

       我只能说,没有为什么,就是觉得处不来了,不想处。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错,责任在我,你别多想了。

        她说,你知不知道,你说都是你的错的时候我总觉得你在跟我怄气。

        我说,不,没怄气,真实想法。

        之后我也不记得怎么了,她开始说起她手上的伤口。我记得她前两次谈话的时候还说,这跟你没关系,不是为你划的。

        我忍不住打断她:这跟我们的谈话有关系吗?没关系就别说了。

        她摆了摆手,我就是跟你说一下我的看法。

        迂回曲折绕半天,我得到一个早就料到的结果。

        我不接受,她说,我不想我付出了这么多的三年的情谊到快毕业没了。

        于是又是无果。

        回到班级还有姑娘来祝贺我,你们俩终于和好了。我笑,嗯,快有个结果了。

        一周后,她传纸条给我,问我为什么不找她了,到底打算怎么办。

        我写:我想你知道我的选择,对不起,再见。

        把纸条传回去,我回头看一眼后黑板。

        离中考还有19天。

——END——

自我分析一下,这件事儿,其实关乎很多方面,主要是双方性格问题,再一个事情发生期间外部的影响,像学业压力啊,家庭因素啊,包括我基友那个电话,各种各样的因素把这件事儿导向了这样的结局。

现在我也还好啊,反而轻松,她可以找到更好的。

那下面说一下吧,这都是我个人思考的结果哈,就装装b。

我这个人,大概什么样也能看出来,各种扭曲神经脑抽丧病就不说了(自黑是我爱好之一请不用在意)。她则是非常强势的人,心直口快,任性,我们这儿讲叫冲(四声)。我们两个之前能处得来完全是因为相同兴趣爱好,其实那时候我就觉得她性格有点不好,但想想人无完人,更何况是朋友,女孩子娇蛮些也无可厚非,也就没什么意见。并不是我多圣母,朋友嘛。

于是我们间如果真的针锋相对了,结果可想而知,就炸吧。

事情结束之后我很多次想,这之前这么长时间里,有多少次机会,哪怕就赶上一次,有什么能来改变一下,我们都不会有这种结果。

终究还是不成熟啊。

我也不知道想表达什么,不是树洞么,就把这件事完整地说一下,之后我再也不会想起了就最好了。明天考英语有点紧张,求及格。

那最后来个文艺的结尾吧(其实并不)。

最后那次谈话,我跟她说:我曾经想过,只要你愿意,我分分钟出柜。

她说:但是现在你已经不这么想了对吧。

她还说:我承认,我以前喜欢你。

——那现在呢?

——我不会知道了。

我在纸条上写:对不起,再见。

发表于2015-06-16.3热度.